商海沉浮—李嘉诚收购和记黄埔惊险大戏

2022-09-16 14:04:00
bradley
原创
54
九龙仓是怡和系的大洋行,如今这块旧址即将成为九龙地王。李嘉诚赞叹九龙仓的创始人以极低廉的价格获得这块风水宝地,如今水涨船高,身价百倍。但九龙仓的股票如今却大大被低估,假若能合理开发,其前景必定辉煌。包玉刚清楚这一点,李嘉诚亦清楚;包氏欲得,李氏欲购。于是一场轰动当时的九龙仓角逐大战蓄势待发。   严格意义上说九龙仓不算仓库,而是香港最大的货运港,拥有露天货场、深水码头和货运仓库。自从1886年起,保罗·遮打第一个在九龙设立码头仓库,怡和洋行就一直是其大股东之一。   其实李嘉诚之所以会看好九仓股票,主要原因在于该集团不善经营而造成股价偏低。李嘉诚也不止一次地设想过,如果由他来主持九龙仓旧址地产的开发,绝不会陷于如此困境。李嘉诚精于地产股票,他曾细算过一笔账;从1977年年末到次年年初,九仓价在13~14港元之间,而九龙仓发行的股票不到1亿股,就是说它的股票总市值还不到14亿港元。九龙仓所在地点是九龙最繁华的黄金地段,当时的同档次官方地段拍卖落槌价是每平方英尺以6000~7000港元,若按这个价格计算,九仓股的实际价值应该是50港元每股。所以说,若能合理开发九仓旧址地盘,将来价值一定不菲。李嘉诚很清楚,即便是以高于时价的5倍买下九仓股,也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因此,李嘉诚不动声色,逐渐从散户手中买下了约2000万股的九仓股。   周祖贵先生有一文曾记录了这段往事,1977年12月中旬,敏感的财经评论家对九龙仓进行分析,以《九龙仓业务开始蜕变》为题,分析认为九龙仓集团若能充分利用自己的土地资源,在未来的10年里完全可以出现增长20%的大好势头。另外,该评论家还预测,当时时价为13。5元的九仓股,很有可能会成为1978年的热门股。   当时来看,在九龙仓问题上这位评论家与李嘉诚可谓英雄所有略同,只不过李嘉诚没有大鸣大放,公开议论,他只是在暗处,埋头实干,暗度陈仓。   长实上市之后,李嘉诚在兴建楼宇“售”与“租”的问题上,更加奉行谨慎灵活的原则。当楼市不景气、楼价偏低,或者手头资金较宽裕时,最后以出租、物业为主;而如果楼市景气楼价炒高,又急需资金回流,加快建房的速度,那么就选择售楼业务。   从不打无准备的仗是李嘉诚做事风格,他通过渠道得悉,一贯被称为怡和两翼的九龙仓,和兄弟公司置地在控股结构上并不是完全平等的关系。怡和控置地,置地控九龙仓,置地不过拥有不到20%的九龙股权。   李嘉诚对九仓股的吸纳,采取的是分散户头暗购的方式。到现在为止,李嘉格手中的九仓股,已经约占到九仓总股数的20%。这个数字暗示着,不久九龙仓的最大股东将不再是怡和的#凯瑟克家族,而是李嘉诚。这一进展,为李嘉诚最终能购得九龙仓,从而与怡和展开一番较量铺平了前路。但是最重要的结果应该是,一旦购得九龙仓无疑意味着长实的老对手置地将如同断臂折翼。   但是,世事总不是如人意,九仓股成交额与日俱升,引起不少证劵分析员的关注,并且导致嗅觉敏锐的职业炒家不断介入,九仓股一时间便被炒高。大户小户纷纷出马,加上流言四起,到1978年3月,九仓股急速窜到46元每股的历史最高水平。而这已经相当接近九仓股的每股实际估值了。无奈之下,李嘉诚筹股回落,以稍低的价格增持九仓股到20%的水平。   按照《公司法》的规定,股东对公司的所谓的绝对控制权,是指其控有的股份须在50%以上。否则一旦被收购方反收购,便会导致收购计划前功尽弃。尔现在的九仓股价已经被炒得很高,李嘉格如果执意想增购到51%,恐非其能力能及。   九龙仓的老板迅速反击,开始布置反收购,到市面上高价收购散户所持的九仓股,以巩固自己对九龙仓的控股能力。但是今日之怡和,不似昔日之怡和。数十年来,怡和向来奉行的是“赚钱在香港,发展在海外”的政策。由于在海外投资的战线过长,而投资回报率又十分低,而使得怡和背上了沉重的财政包袱,此时已经处在进退维谷的两难境地。现在后院起火,怡和倾资补救—高价增购九仓股票,以保“江山无缺”。但坦言江,怡和目前的现金储备实不足以增购到绝对安全的水平。于是慌乱之中,怡和向港岛第一大财团—汇丰银行伸出求救之手。   此时传出小道消息;汇丰大班沈粥亲自出面斡璇,奉劝李嘉诚放弃对九龙仓的收购。李嘉诚审时度势,认识到如果同时树怡和和汇丰两个强敌,对自己将来的发展着实不利,因为长江的发展,还必须得倚靠汇丰的支持。即便是眼下,一旦一意孤行,不但拂了汇丰的面子,最终也会导致汇丰支持怡和,而九龙仓之战也将落得个竹篮打水一场空。此时的李嘉诚手中已经持有了将近2000万股,由于怡和一方未透露增购后的持股数,所以李嘉诚自己也摸不透,这个数字是否已经是九龙仓的最大股东。不过李嘉诚一番慎重考虑之后,很快答应沈粥,停止收购,鸣金收兵。    世界上十大船王之首,财力雄厚。他拥有50艘油轮,一艘油轮的价值就相当于一座大夏。根据1977年吉普逊船舶经纪公司的记录,当年世界十大船王排行榜,包玉刚稳坐第一把交椅,其船运载重总额达1347万吨;而香港的另一位老牌船王董浩云则以总载重总额达452万吨排在第7位;名气颇大的希腊船王奥纳西斯则屈居第8位。即便是到了20世纪80年代中期,坐上香港首席富豪宝座的李嘉诚依然难以与包玉刚抗衡(根据海外传媒,包爵士是香港第一富豪)。此外,包玉刚还是商界与世界政要交往最多的一位,小至各界名人,大到国家元首,政府首脑,都交往密切。   包玉刚对九龙仓收购大战的介入同样并非一时冲动。由于邮轮是包氏船队的主力,1973年石油危机,促使英国开发北海油田,美国重新开发本土油田,同时,亚洲拉美都要油田相继投入开采。这样,世界对中东石油的依赖将减少,到20世纪70年代后期,越来越多的邮轮闲置。包玉刚敏锐地意识到,一场空前的航运低潮将会来临。于是他决定,减船登陆,套取现金投资新产业,他瞄准的产业,就是房地产。   身为商界老手的李嘉诚虽然不明白包玉刚吸纳九仓股究竟是作为一般性长期投资,还是有意控得九龙仓,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包玉刚会对九龙仓感兴趣。世界航运业领头人船王包玉刚,怎么可能不会想到九龙仓新建的码头气势更宏伟、设备更现代化呢?又何尝不愿拥有与其航运相配套的港务业?李嘉诚权衡利弊,已然胸有成竹,一石三鸟之计就此成形。   1978年8月底的一天下午,李嘉格与包玉刚相会了。李嘉诚的秘密约见,令包玉刚心中打鼓。照理,已捷足先登的李嘉诚和自己是对手,九龙仓对包玉刚来说,简直太重要了。不过李嘉诚并没有让包玉刚疑惑太久,经过简短的寒暄,他就开门见山地说明了来意,想把手中所持有九龙仓1000万股股票转让包玉刚。包玉刚大惑不解,但是稍加思索,便突然明白了李嘉诚此行的用意—这是双赢啊。   的确,站在包玉刚立场上来看,他从李嘉诚手中一次接手1000万股九龙仓的股票,加上他原来所持有的部分,包玉刚已经足以与怡和洋行进行公开竞购。一旦收购成功,他就可以隐隐地将资产雄厚的九龙仓控制在手中。   而从李嘉诚方面来看,当初他以10-30元的市价买进九龙仓股票,而此时以30多元脱手转给包玉刚,一下子就是数千万元的获利。更为重要的一点是,通过包玉刚搭桥,他就更有希望从汇丰银行那里承接9000万股和记黄埔的股票。假若达到目的,和记黄埔的董事会主席则非李嘉诚莫属。   由此,两个同样精明的商人一拍即合,李嘉诚把手中的1000万股九龙仓股票以3亿多的价钱,转让给包玉刚;包玉刚协助李嘉诚从汇丰银行承接和记黄埔的9000万股股票。   1978年9月5日,包玉刚正式宣布他本人及家族已经持有了九龙仓约20%的股票。在此情势下,怡和与九龙仓现在大班纽壁坚,不得不吸收包玉刚以及包的女婿吴光正加入九龙仓董事局。包玉刚初战告捷,李嘉诚功不可没。不过,我们应该看清楚的是,李嘉诚又跨出了飞跃的一步,即成功收购了英资洋行和记黄埔。   有人曾开玩笑似的说,最终结果,他们都如愿以偿坐上英资洋行大班的宝座,果真是皆大丰收。而对于李嘉诚而言,他的退出却得了个名副其实的满载而归。先是卖了汇丰一个人情,又将这个暂无法消化的山芋转给包玉刚,自己做获5900万港币大利,同时又卖了包玉刚一个人情,从而促成了李氏顺利收购并入主和黄。   ‬香港的和记黄埔在组成上包括和记洋行和黄埔船坞两大部分,拥有资产60多亿港元,是当时港岛第二大英资洋行,又是香港十大财阀所控的最大上市公司。   其中和记洋行成立于1860年,以从事英产棉毛织品、印度棉花以及中国茶叶等进出口贸易为主,也涉及本港零售业。初时规模和名气并不大,远远不能与置地、怡和、太古、邓普等洋行相比。到“二战”前,和记已经发展为有20家下属公司的规模。而黄埔船坞有限公司的历史,则可以追随到1843年,当年林蒙船长在铜锣湾怡和码头造木船,后来船坞几经迁址,又经过数次充资合并和易手,遂渐成为一家公众公司。到了20世纪初,黄埔船坞与海军船坞以及太古船坞被并称为香港三大船坞,并具有了集维修与建造万吨级轮船为一体的能力。此外,黄埔船坞同时还经营着码头仓库。   而彼时的长实还仅是一家资产还不到7亿的中小型公司。但李嘉诚却成功控得了和黄,而且兵不血刃。和黄一役,“李超人”究竟有哪些高明之处?   二战后,和记洋行归入祈德尊家族。在当时,祈德尊家族与怡和凯瑟克家族、会德丰马登家族以及太古施怀雅家族并列为香港四大英资家族。从20世纪60年代末起,祈德尊就是野心勃勃,立意欲成为怡和第二。1969-1973年,他趁牛市冲天之际,展开了一连串令人应接不暇的收购大战。   但是祈德尊固然雄心壮志,但事实上却是个“食欲过盛、消化不良”的商界“大鲨”。由于他本人并不善长与打理公司,致使不少公司经营状况不佳,甚至效益负增长,祈德尊由此背上了不小的债务负担。不过幸运的是,祈德尊趁大旺,大量从事股票投机生意,不过期以暂时弥补财政赤字。   然而,幸运不常有,1973年,股灾不请自来,紧接着便是世界性的石油危机,随后香港地产大滑坡。由于战线过长、投资过速,早就背负了沉重包袱的和记集团终于陷入财政泥潭,接连两个财政年度亏损近2亿元。197年8月,汇丰银行以和记出让33。66%的股权投资为条件,注资1。5亿港元解救,于是汇丰成为和记集团的最大股东,黄埔公司也由此脱离和记集团。   汇丰控得和记洋行,收益并不大,主要原因在于汇丰物色了韦理来主政。虽然韦理在当时有“公司医生”之称,但集团亏空太大,又兼他做惯了智囊高参,一时间要他主政一家巨型企业显得有些难以驾驭,所以“公司医生”也未能妙手回春,和记黄埔并没有如之前预想得那般气色。   根据公司法、银行法的规定,银行不能从事非金融性业务。债权银行可以接管已经丧失偿债能力的工商企业,但是当该企业走上正常经营轨道之后,必须将其出售给原产权所有人或者是其他的企业,而不能长期控有该企业。在这种情况下,李嘉诚决定乘虚而入。因为李嘉诚很清楚,汇丰控制和黄不会太久,这是个很精明的判断。   很快,李嘉诚就如愿以偿,汇丰大班沈粥暗地里放出风声:待和记黄埔财政好转之后,汇丰会选择适当的时机和适当的对象,将所持有和黄股份的大部分转让出去,并且汇丰不是意图售股套现,而是希望放手后的和黄能够恢复到良好的经营状态。   李嘉诚相当聪明,因为他之前先是卖了汇丰一份人情,又卖了包玉刚一份人情。李嘉诚此番拉上包玉刚,以出让1000万股九仓股为条件,轻而易举换取了包氏的成全。最终包玉刚从中斡旋,很快促成了汇丰9000万股和黄股转让给自己。李嘉诚一石三鸟,着实高明得令人拍案。   长江实业的资产当时不过才6。94亿港元,而和黄集团市值则高达62亿港元。李嘉诚蛇吞大象,如何下咽?放眼港岛商界,垂涎这块肥肉的大有人在,只不过因为和黄当时还处在本港第一财团汇丰掌控之中,故而都暂时按兵不动而已。   1979年9月25日夜,在华人行21楼长江总部会议室,李嘉诚万分激动地宣布:“在不影响长江实业原有业务基础上,本公司已经有了更大的突破—长江实业以每股7。1元的价格,购买汇丰手中持占22。4%的9000万普通股的老牌英资财团和记黄埔有限公司股权。”   1981年1月1日,李嘉诚被选为和记黄埔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成为香港第一位入主英资洋行的华班,而和黄集团也正式成为了李嘉诚长江集团下的子公司。   李嘉诚以小博大,以弱制强。长江实业实际资产6。93亿港元,却成功地控制了市价62亿港元的巨型集团和记黄埔,着实上演了一幕蛇吞大象的惊险大戏。   连续多年稳居全球华人首富宝座,让几乎所有的华人企业家心悦诚服;他是当代最成功、最杰出的商人之一,是无数渴望成功的人心目中的偶像;他是中国香港经济发展的晴雨表;他主导了香港半个世纪的地产风云;他经营着世界最大的港口;他的公司被誉为“全球最赚钱的公司”;他是财富与成功的象征……商界的“超人”李嘉诚—华人的骄傲。
文章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和记官方网站
电话: 00852-8522619
网址: www.114qzt.com
地址: 香港市香港新界葵涌 货柜码头南路 4号货柜码头